專訪鐵人部長/陳時中下一個挑戰 可能比防疫還困難

防疫有成,陳時中成為我國有史以來滿意度、知名度最高的衛福部長,挾著超高人氣,他即將挑戰另一個不可能的任務,那就是調漲健保費率。陳時中接受聯合報專訪時直言,「調整健保費用,不是不講的問題」,再過不久,就需面對。

調漲健保費率幾乎是歷任衛生署長、衛福部長不敢碰觸的敏感議題,每次調漲,就會折損一位政務官,前衛生署長李明亮就在宣布調高健保費率後請辭下台。對此,陳時中表示,希望在他任內打破這項折損官員的隱性慣例。

對於這個燙手山芋,即將接任第二任衛福部長的陳時中並未迴避,將採取直球對決,希望發揮自己善於溝通的專才,讓民眾瞭解提整費率的必要性,進而形成共識。

為了解決健保財務困境,日前民進黨立委、醫師公會全聯會理事長邱泰源提出提高部分負擔方案,對此,陳時中持保留態度,且有具體想法。他認為,如調高部分負擔,不利於貧苦人家,違背健保基本精神。

舉例來說,基於使用者付費原則,提高就醫部分負擔就可能出現「出得起五萬元的人不用死,而出不起五萬元的人就沒了活下去的機會」殘酷案例。

對於同為執政黨立委所提方案,陳時中說,「只能讓一點點」,不可能全盤接受,例如提高檢驗項目部分負擔,之前外界提議每次患者自付一千元,對許多人來說,這根本沒什麼,但有些人經濟能力不好,連買便當、顧三餐都成問題,怎有能力再付一千元。

如真要調高部分負擔,陳時中認為,「需有公平機制」,他提出初步構想,先計算國人一年平均就醫次數,這就是上限,例如一年平均十次就醫,從第十一次起,才拉高部分負擔,且應有配套措施,排除中低收入戶等弱勢族群。

相較之下,陳時中說,「調整健保費率,比較公平。」,希望透過更理性的討論,達到大家都能接受的結果,讓政府、雇主、勞工等三方同意,獲得共識。

陳時中認為,勞工朋友應該想得更深遠一點,提高健保費率,看起來表面上每個月要多繳一些保費,但實際獲得的就醫保障會比較多。

調升健保費率,增加健保經費,就能加速新藥、醫療新技術的引進速度,造福更多患者,陳時中說,「健保大水庫不夠,就無法投資新藥、新技術。」

「如果為了省眼前的一塊錢,可能未來必須多付十元醫療費用。」陳時中以C肝口服新藥為例,健保尚未給付之前,老闆等有錢患者花一百八十萬元完成療程,認為很值得。但對於一般民眾來說,如果健保不付,怎可能負擔得起。

陳時中強調,很多人認為調高健保費率對勞工不利,事實剛好相反,依照健保規定,勞工、受顧者如果多出一元,政府及資方就必須多出三元,等於多享受三塊錢的健保利益,未來將盡全力爭取勞工界支持,積極協商溝通,尋求合理的費率調整方案。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指揮官陳時中中接受聯合報專訪時直言,「調整健保費用,不是不講的問題」,再過不久,就需面對。記者許正宏/攝影

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指揮官陳時中中接受聯合報專訪時直言,「調整健保費用,不是不講...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指揮官陳時中中接受聯合報專訪時直言,「調整健保費用,不是不講的問題」,再過不久,就需面對。記者許正宏/攝影

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指揮官陳時中中接受聯合報專訪時直言,「調整健保費用,不是不講...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指揮官陳時中中接受聯合報專訪時直言,「調整健保費用,不是不講的問題」,再過不久,就需面對。記者許正宏/攝影

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指揮官陳時中中接受聯合報專訪時直言,「調整健保費用,不是不講...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指揮官陳時中中接受聯合報專訪時直言,「調整健保費用,不是不講的問題」,再過不久,就需面對。記者許正宏/攝影

Powered by WPeMatico

    wpChatIcon